的是有许多形容智慧的字眼暗示了

的是有许多形容智慧的字眼暗示了

事实上,各州欠缴的罚款,都是贫苦人家的债务,根本无力缴纳, 只是政府簿册上一笔呆账数字而已。交易税则各州征收后,都随时用 完。进贡的物品、织染的绸缎,本来由国库(左藏库)保管。裴延龄却
出主意搬到新设的仓库,不过是一种数字游戏,欺骗李适,而李适竟然 相信,认为裴延龄能增加国家财富,对他特别宠爱。但实际上一点收入 也没有增加,反而浪费人力去登记呆账。
京师以西沼泽地带生长芦苇,有数亩之多。裴延龄奏报说:“长 安、咸阳(陕西省咸阳市)有面积数千亩的池塘沼泽,可以畜牧马 匹。”李适派有关官员前去调查,却发现一无所有。但李适对他并没有 责备。
监督院初级监督官(左补阙)权德舆上疏,说:“裴延龄把正常税收 中所保留的预备金当作是他查出的多余的钱,认为他主持财政后,增加 国库收入,是一件功劳。又用低价收购常平仓早先贮藏的杂物,再用高
价售出,把盈余的差额另行保管。边防军所有缺额,自今年春季以来, 已完全注销,并不再支取粮食,怎么会有多余的薪饷!陛下一定认为裴 延龄忠贞孤立,受人排斥,以致都对他诽谤,那么,陛下为什么不指派
最亲信的官员作实地勘察,探求真相,公开地给予奖赏或惩罚。而今, 群情激愤,众口一词,难道京城全体官民都是朋党,跟他作对?陛下也 应该稍稍考虑明察。”李适不接受。
16 八月四日,太尉(三公之一)、最高立法长(中书令)、西平王
(忠武王)李晟逝世(享年六十七岁)。
17 冬季,十月十八日,西川战区司令官韦皋派战区巡察官(节度 巡官)崔佐时,携带皇帝诏书,前往南诏王国。同时,韦皋自己也写一 封回信给国王(三任)异牟寻。
18 十一月十日,李适前往圆形祭坛祭祀天神,赦免天下。
19 宣武战区(总部设汴州〔河南省开封市〕)司令官刘士宁自兵变成 功(参考去年〔七九二年〕四月六日),多数将领都于心不服,而刘士宁不 但不谨慎警惕,反而荒淫昏乱、凶暴残忍,出城打猎,往往几天都不回
来,官兵们苦不堪言。总作战司令(都知兵马使)李万荣深得军心,刘士 宁对他猜疑,剥夺他的军权,命他摄理汴州(河南省开封市)州长。
十二月十日,刘士宁率两万人庞大兵团到野外打猎。李万荣于凌晨 进入总部,召集留守警卫的亲兵一千余人,宣称:“奉中央命令,征召 司令官(刘士宁)去京师朝见,命我接管总部,赏赐你们每人三十串
钱。”大家叩头。李万荣又向外营士卒做同样宣布,外营士卒也都服 从。于是关闭城门,派人通知正在乐不可支的刘士宁,说:“中央命你 前去京师,最好马上动身,如果稍为迟延,我就砍下你的头,呈献中
央。”刘士宁知道部众不会听他指挥,只好率骑兵五百人逃向京师,将 到东都洛阳(河南省洛阳市)时,只剩下几个奴仆和几个小老婆而已。抵 达京师后,李适敕令他回家给他老爹(刘玄佐〔刘洽〕)服丧,禁止自由
出入。
淮西战区(总部设蔡州〔河南省汝南县〕)司令官吴少诚听到汴州兵变 消息,立刻出军进驻郾城(河南省漯河市郾城区),派使节质问兵变原 因,并表示可能发动攻击。李万荣用调侃的话回答他的质问。吴少诚既
无力攻击,只好蒙羞而退。
李适得到李万荣驱逐刘士宁消息,派宦官询问宰相陆贽的意见。陆 贽上疏,认为局势已经安定,应该派中央大员前去慰问安抚,慢慢查明 真相,以免发生差错。大略说:“刘士宁被驱逐,虽是大家一致的盼
望,但李万荣主持军务,却不由于中央命令,这是国家安危、政府强弱
的契机,请陛下明察。”李适再派宦官通知陆贽说:“如果拖下去,恐怕 事态恶化。最好任命一位亲王当司令官,而由李万荣代理候补司令官
(知留后),人事命令马上就由宫中发出。”陆贽再次上奏,大略说:“制 服蛮夷,疆场生死决斗,我自量不能胜任,但整顿军备,拟订谋略,或 许可以贡献。引导国家步入平安或陷于危险,全在于如何利用形势,任
官授权是成功或是失败,全在于任用的人是不是贤才!形势犹如一个器 具,只看放在哪里,如果放到平坦的地方,一定稳固。贤才好像背驮东 西,只看能驮多重,交付太重,则一定栽倒。分析李万荣的奏章,显露
出不安的夸张,毫无忌惮地要求中央颁发符信,一点也没有谦退辞让之 意,用这种卑劣急躁的手段,就不是善良之辈。又听说他本是滑州(义 成战区总部·河南省滑县)人,对滑州士卒相待优厚,跟他心志相投的官
兵,不过三千人,其他州县士卒,对他都怀怨恨。从他这种搞小圈圈、 偏爱小圈圈的小动作,可判断他决不是一个大将之材,一旦得志,准骄 傲不凡,即令不背叛中央,以后作战也会失败;背叛中央则犯上作乱,
作战失败则丧师辱国。”
八世纪·九〇年代 唐王朝经营西南地区
陆贽又说:“勉强要求官位,则不顺;勉强答应任命,则不诚。不 顺不诚,领袖与干部之间,势必互相猜忌、产生隔阂。与其等到事情恶 化时再寻求对策,不如在情势萌芽之前加以遏阻。”
陆贽又说:“治理国家,要用正义勉励人民。教人如何服从领袖, 必先教人如何服从长官。”
陆贽又说:“各战区将领,多半独断专行,他们想在别人头上加一 个罪名,还担心找不到借口?如果纵容颠覆主帅、篡夺权力的叛徒,使 他们行为变得合法。既有这么大的诱惑,人人都会动心起意,祸源暗中
广州市时代地产中心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T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