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着了隔天也能通过便签

睡着了隔天也能通过便签

我知道你爱你的“颈鹿”。 我可没有把“颈鹿”杀死或者把任何其他东西干掉。老爸永远不会这
样对待你喜欢的东西。
但是你看,“颈鹿”必须搬家。现在它住在乡下的农场里,比咱家好 多了,塑料长颈鹿最爱农场了!
我知道你会问为什么。那是因为……呃……你妈对塑料长颈鹿过
敏!这事你得跟她谈。
我们现在可以回去睡觉了吗?求求你!
你看,我不是不喜欢和你欢度高质量陪伴时光。要理解爸爸啊。如 果我们能把一点儿高质量陪伴留给电视,那就更好了……我的意思不是 说我怀念你出生之前的日子,绝对不是。我只是说,那会儿我能睡到自
然醒。我可擅长睡觉了,我爱睡觉,睡觉爱我。我和你妈刚认识的时 候,我们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在周日早上醒来,看看彼此,然后蜷进被子 接着睡。有时我会爬起来煮上咖啡再回去睡,这样一醒来整个公寓里就
都是新鲜咖啡的香气了。
那可真是好日子啊。 之后的早晨呢,你来了。你来了一年之后的一个早晨呢,你学会了
爬出婴儿床,握住我的手腕,用我的手表抽打我的脸,把我叫醒。就像
我刚上初中的时候,高年级学生对待我的方式那样:“啊哈哈哈哈!你 为啥自己打自己啊?快看巴克曼自己打自己啦!哈哈哈哈哈哈,干吗打 自己啊巴克曼?”这就是你干的事儿,你个小坏蛋。你在干吗?你到底
有啥毛病?
这时候我就不得不爬起床,和你玩你的玩具火车或者其他破玩意 儿。你只要下定决心要玩,就绝不会等到天亮。遇到这种情况,明智的 做法是赶快玩起来,因为你绝不会让步的。我就像是和一个迷你版的电
话销售员住在一起似的。我知道你对我的期待是一个内心保有童心的有 趣的父亲,能和你玩到一块儿去。但说真的,儿子,你玩火车完全不得 其法啊!我不是要摧毁你的自信心,这只是一种客观的建设性批评——
你玩火车玩得太烂了!必须有人告诉你!
首先,你把火车开反了。这是实事求是的态度吗?如果我们不尊重
这个游戏的现实基础,我们干吗要玩火车呢?如果只是凭空捏造,天马 行空地想象,那咱们就彻彻底底放开了玩也行啊,我要独角兽用金弹弓 打巨人的屁股!你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态度——“爱咋咋地,我就要反着 开!”
我是说真的啊,儿子。要玩火车咱们就好好玩,有规矩才能成方 圆。所以咱们呢先把那匹马放进餐车。(好吧,我知道你妈肯定说这样 不对。但它不在餐车能在哪儿啊?)别生这么大气,火车停在隧道里不
动是因为信号出了故障嘛——出了技术问题咱们只能接受。火车开得这 么慢是因为铁轨上有很多落叶,你看你看。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扮 演火车公司,你来扮演负责维护基础设施的政府部门,我们在媒体上互
相指责对方导致行人在隧道里冻死……角色扮演最好玩了!
看见没?咱俩配合得太默契了! 呃,你别把所有人从火车里拉出来啊。你跑来跑去是想把他们都塞
进你的玩具汽车里吗?懂不懂全球变暖啊?你怎么就一点儿都不环保
呢!等会儿我还得把这些人放回火车上,你看你把他们的行李全弄丢 了,他们会把咱俩告上法庭让咱们赔行李的!等等,你要去哪儿啊?
又怎么了?你生气啦?是因为听不懂我刚刚唱的“灵魂避难 所[5]”吗?
好吧好吧!现在是凌晨三点四十五分,老爸从你出生以来就没好好 睡过觉……好了好了,你才是受害者,行不行?如果《暮光之城》里的 那些吸血鬼现在看见你老爸我,肯定会嘟囔说:“别喝那个人的血,爱
德华,看起来真恶心。”别哭了,我不值得被同情,你才值得被同 情……
行行行,不玩火车了。我们可以去睡觉了吗?
拜托! 现在就睡觉! 求求你了!
你大概还不知道,老爸多希望你现在就了解货币制度,这样我就可 以给你一百块钱让你闭嘴,好让我踏踏实实睡一会儿。不行了,我撑不 住了。上次我问你的幼儿园老师,到几岁能用麻醉枪打孩子,我不知道
有哪些兼职网站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T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