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大位置

恒大位置

的雄心、训练的缺乏和霉运造成了这场“失败”。李奇微后来得出结 论:“战争结束时,我们依然无法在夜间和同样的情况下执行空降西西 里岛那样的任务。”
★★★ 就在伞兵们在各地踉跄而行时,他们试图掩护的部队也冲上了杰拉
的浅滩。凌晨3点后不久,第1步兵师在两个游骑兵营的带动下,由宽约
5英里的浅滩正面向六个滩头逼近。他们的目标是夺取该镇后,再拿下 位于维吉尔所说的机拉平原上的蓬泰奥利沃机场。灾难迅速降临,“美 国巡逻兵”的曲调还没消失,登陆艇的底部就撞上一道沙堤,船体剧烈
震动起来。一名游骑兵中尉和他的16名部下跳出去,然而他们没有察觉 到前岸槽地,再加上背负的装备平均重达82.02磅,这些士兵很快就沉 入了地中海海底。按照一位登陆艇艇长的指示,第1步兵师的另一些士
兵丢掉救生衣进入前舱。他向他们保证,海水只深及臀部。起降斜板放 下后,他们冲了出去,结果也沉入海中淹死了。
第一批美军士兵于7月10日周六凌晨3点35分涉水登上滩头,比巴顿 计划的时间晚了50分钟。伴随着一声剧烈的爆炸,一名游骑兵连长的胸 部被地雷撕开。“我能看见他跳动的心脏,”他的二级军士长兰德尔·哈
里斯说道,“他转过身对我说道,‘我中弹了,哈里,’随后便倒地身 亡。”哈里斯向前冲去,结果被另一颗地雷撕裂了腹部和双腿。将数枚 手榴弹投入一排碉堡后,他把磺胺粉撒在自己已经流出身体的肠子上,
并束紧腰带,以免内脏继续往外流。做完这些,他才慢慢地走向海滩去 找医护兵。哈里斯后来获得晋升,并因为作战英勇而获得杰出服役十字 勋章。
尽管被盟军入侵弄得不知所措,但守军似乎并不感到意外。伴随着 一声巨响和雨点般落下的碎砖,意大利的爆破专家炸毁了长达上千码的 杰拉码头中的一大段。美军第一波次进攻逼近到距离海滩不到100码处
时,意大利射手们已经瞄准了第26步兵团。在子弹的撞击下,“海水溅 起又洒下”。美军士兵们隐蔽在坦克登陆艇的护板和锚用绞机后,蜷缩 着双肩,相互推搡,子弹呼啸着掠过头顶或是打在船体上。一只在暴风
中飞走的拦阻气球突然间飘回到海滩上空,怪异而又壮观。“我受伤 了,可身上到处都是血,我说不清究竟伤在哪里。”一名士兵喃喃地说 道。另一艘登陆艇放下斜板时,第16步兵团的一名士兵感觉到有一个沉
重的东西挡住了自己的腿。“谁的背包丢了!”他喊道,随即发现这个一 动不动的“包裹”是一名头部中弹的中士。
喊叫声和咒骂声席卷了海滩,又被炮火的轰鸣声吞噬。意大利人雨 点般的手榴弹落在第16步兵团一名中尉身旁,可他却幸运地从这场灾难 中逃脱,衬衫上有66个小洞,一只耳膜破裂,上唇也被刺破。工兵们用
长柄剪切断铁丝网,照明弹发出的镁光笼罩着砾石海滩,士兵们卧倒在 地。探照灯光束扫过海岸线,招来的只是驱逐舰一轮接一轮的齐射,这 些军舰沿着与海岸相平行的方向行驶,就像一只愤怒的狗在沿着栅栏奔
跑。一名意大利士兵“手脚并用地爬出一座碉堡,尖叫、哭泣着跑下山 去”。
清晨5点前,拂晓冲洗着东方的天空,但白昼只是加剧了混乱。猛 烈的涨潮卡住了数艘坦克登陆舰的艏门斜板,破坏了斜板锁链,淹没了 坦克甲板。水手们在潮水中挣扎着,以便将笨重的浮桥组装起来,第16
步兵团的一个营——他们被困在数艘步兵登陆艇上,并被距离滩头30码 的沙堤所阻——开始用橡皮艇将人员和武器送上岸去。
此时此刻,在民主国家的武器库中,没有什么能比另一种新型的两 栖交通工具更生逢其时。这是一种重达两吨半的卡车,由通用汽车公司 制造,配有浮箱及两具螺旋桨,被称为“DUKW”(发音与“duck”相同,
意为鸭子)。它难以被运输,而且在水中行速缓慢,制动装置还很容易 被盐和沙子损坏。但它能把一个步兵排或一门榴弹炮及其炮组人员从船 上送至滩头,然后以每小时50英里的速度在公路上行驶。去年冬天,在
科德角的一场风暴中,一辆DUKW原型车将一艘海岸警卫队沉没船只上 的人员救起,这一事件更是说服了美国陆军部。为执行“爱斯基摩人行 动”,艾森豪威尔得到了1
100辆DUKW,它们像一群马蹄蟹一样冲破了
杰拉的海潮。
事实证明,地雷比敌人的大炮更令人恼火。正面滩头并不像情报部 门的报告所指出的那样,有长达数英里的地带适合登陆,只有几百码被 证明是真正合适的。敌人在穿越沙丘的出口布设了圆盘地雷,每隔一码
便有一颗。DUKW被炸毁,卡车被炸毁,海军的5辆推土机被炸毁。由 于手头没有灭火设备,这些车辆被烧成一堆残骸,堵住了海滩出口。大 批探雷器仍在货舱内,被送上岸的也因盐雾而迅速短路。“船上所有的
东西都坏掉了。”一名通讯军官抱怨道。司机们忽略了工兵用来标示出 已被清理过的车道的胶带,从而导致更多的车辆被炸毁。一些组员将 DUKW丢在岸边,跑去收集纪念品,或是被调到其他地方做别的事。地
雷封锁了位于杰拉前方的“黄滩”和“绿滩”,但位于转道南面“红2滩”附近 的船只上的士兵们却目睹了令人震惊的景象——“汽油、弹药、水、食 物和各种装备散落得到处都是,数量多到令人绝望。”休伊特后来写
道。很快,敌人的炮火也将这处海滩封闭。
“海滩上的情形完全是一场巨大的混乱,”清晨时刻上岸查看了一番 后,卢卡斯在他的日记中写道,“卡车陷入沙子里,海浪冲刷着倾覆的 船只和各种杂物。”登陆指挥官在喧嚣中吼叫着,但收效甚微,有些人
甚至配备了手持式扩音器。士兵们在沙丘间闲逛,对逃走的意大利射手 胡乱射击。一些坦克登陆舰开始驶离海滩,开往近海地区的锚地,在此 之前没有卸下一盎司货物,更别说坦克了。而海军返回北非时却忘记了
进攻杰拉所需要的大部分通讯设备仍放在他们的船舱内。岸上的部队不 停地搜寻燃料和弹药,找到的却是一些装着体育用品和文员档案的箱 子。
拂晓还引来敌人的首次空袭。在距离岸边16英里的海上,美国海军 的“马多克斯”号驱逐舰掩护着运兵船,以免遭到敌潜艇的袭击,但不知 何故,它驶离了主驱逐舰群。德军飞行员已学会如何“猎杀”走散的舰
船。他们会追踪船只的尾迹,然后关闭引擎,顺着初升的阳光滑翔而 出。“马多克斯”号舰桥上的一名军官听见炸弹落下发出的尖啸声时,才 意识到自己正被攻击。第一颗炸弹在距离船尾25码处爆炸,第二颗命中
螺旋桨防护栅下部,引爆了堆放在后甲板上的深水炸弹。
火焰和蒸汽从右舷主甲板和2号烟囱中喷出。爆炸撕开了后甲板 室,并将一门5英寸口径的舰炮掀翻。船尾的爆炸令“马多克斯”号停了 下来,电力中断,轮机舱的报警器毫无动静。完全沉默的它向左舷轻微
倾斜,有那么一瞬间,它又摆正回来,随即向右舷倾覆,直直地沉了下 去。它停顿了一下,仿佛是最后看了世界一眼,它的前炮垂直地指向海 面。伴随着一声呻吟,舱壁坍塌下来,随后,弹药库开始爆炸。
“一团巨大的闪光漂白并染红了天空,”数英里外,“安肯”号上的一 名中尉描述道,“随之而来的是剧烈爆炸才能发出的声音,比我们迄今 为止所听到过的所有爆炸声都要沉闷、震耳欲聋。”舰桥上一名水手说
得更加直白:“快看,被他们击中一艘!”被击中仅2分钟后,“马多克 斯”号消失了。这艘军舰下沉了300英寻,212名船员被拖下海去,他们 的舰长也在其中。附近的一艘拖船救起了74名生还者。
★★★ 越过烧焦的DUKW和废弃的探雷器,第1步兵师的两个团强行通过
了杰拉东面的沙丘。后续波次跟随着地上的痕迹——被丢弃的防毒面
恒大上港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TEL